001

今天是安夏帶男朋友回來見父母的第一天。

安夷穿著白色的棉質長裙,披散著一頭烏長發,坐在窗戶邊的沙發上安靜等待著。

保姆這時端著藥從門外走了進來,在門口說:“安夷,我們得吃藥了。”

安夷小巧的鼻尖在聽到保姆的話時,微微皺了皺,不過很快,她臉上揚起一絲甜美微笑,對保姆說:“好的,阿姨。”

在安家的下人眼里,安夷永遠都是如此的乖巧懂事,好像從未見她有過惡劣的情緒,永遠都乖乖巧巧,柔柔弱弱,令人心疼。

保姆端著藥進來,安夷端著碗,皺著眉喝了。

藥到底,忽然外頭傳來車聲,安夷將碗塞到保姆手中,她開心叫道:“姐姐回來了!”她跑的飛快,倒是把保姆嚇了一跳。

安夷小小的身子趴在窗戶上。

她看到一輛黑色的車正好停在樓下,車上下來兩個人,正是她的姐姐安夏跟她的男朋友。

安夷見兩人在傭人的歡迎下進了大廳,她又飛快的轉身,匆匆下了樓。

她的動作極快,照顧她的保姆在她身后追趕著,她也沒聽。

等飛奔到樓梯口,她看到樓下的安夏和她身邊年輕男子,她開心大叫:“姐姐!”

便從樓上沖下,飛快的速度沖進了安夏的懷里。

安夏完全沒反應過來,被她撞得整個人往后倒,還好身邊的男人扶住了她,才防止她摔倒。

安夏穩住身子后,笑了,她語氣帶著責怪:“安夷,小心點,摔到了怎么辦?”

安夷在她懷中仰起頭,烏黑的眼睛亮晶晶的盯著姐姐。

接著,她又看向安夏身邊的男人,眼神里滿是好奇的打量。

男子樣貌出眾,氣質干凈,穿著雖然簡單休閑不太起眼,卻可看出家境應該不凡。

他……就是安夏的男朋友?

面對安夷的打量,男人微彎曲著身子,朝安夷伸手,面帶笑容,聲音溫暖:“安夷,你好,我叫沈韞,是你姐姐的男朋友。”

男人笑容陽光清爽,仿佛夏天的風。

安夏的眼光一直都很不錯,安夷是知道的,而這個明顯更佳。

安夷看了姐姐一眼,見姐姐一臉幸福的笑,在一旁未有否認。

她這才怯生生的,跟那雙手朝她一直伸著的手,輕輕握住,她蚊子一樣小聲說:“你好,我叫安夷。”

安夷比安夏小四歲,今年才大一。

可是因為從小病魔纏身,所以她長得并未有姐姐安夏高挑,所以在沈韞面前,他只是個剛成年的小女孩。

兩人握了握手后,安夷的手迅速從沈韞手上收回,這時安夷的父母從書房出來,安夏最先注意到,隔著一段距離,高興的朝安清輝那端喚了句:“爸爸,媽媽。”

她便攜著男友沈韞朝父母走了去。

而安清輝和妻子也高興的很,他們似乎是跟沈韞很早就認識了,雙方打了招呼后,安清輝第一個動作便是伸手將沈韞給摟住,笑著問:“你父親最近怎樣?”

沈韞很是禮貌笑著回:“最近父親身體還不錯,勞您牽掛了。”

這時,安夏在一旁替沈韞搶答:“而且時間也比較悠閑,沈叔叔一直在家念叨著要跟您下棋呢。”

面對女友的搶答,沈韞看了安夏一眼,眼里都是笑。

安清輝夫婦見兩人眼里都是情意綿綿實在高興的很,連忙讓傭人沏茶過來,夫妻兩又引著沈韞去書房聊。

所有人好像都忽視了站在那遠遠看著的安夷。

就連她的姐姐,也在此時忘記了她的存在,只同著自己的父親,攜著身邊的男友朝書房走。

倒是這時,即將進書房的沈韞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停住,朝身后孤零零站著的安夷看了一眼,他問安夏:“安夷不一同過來嗎?”

安夏這才想起,她看向自己的父母。

她母親安夫人剛想說話。

丈夫安清輝卻先她一步,輕描淡寫的對沈韞說:“她身子不好,讓她早些上樓休息吧。”

這時照顧安夷的保姆走了上來,扶著她在她身邊小聲提醒了一句。

安夷揚起開心的笑,便轉身同保姆上了樓。

既然安清輝都如此說了,沈韞也不再多問,又笑著同安夏一起隨在安清輝身后進了書房。

安夷站在那樓上看著,她嘴角帶著一絲若有似無的笑。

“姐姐的男友,看上去很讓人羨慕呢。”

保姆聽到安夷這句話,也笑著說:“聽說背景很好,出生名門沈家,祖父曾為官,父親為商,家里叔伯們也均是達官顯貴,安夏交了這樣一個男友,安先生滿意的很。”

名門沈家。

安夷聽過,父親的公司就和沈氏有業務往來。

沈氏這樣的人家,何止是滿意,這是高攀。

安夷又問:“他們好像很恩愛?”

保姆也很是為安夏欣慰:“是的呢,兩人郎才女貌,以后安夷就有姐夫疼了。”

安夷也開心的笑著,好像真為這事高興似的。

到下午,傭人送上來一份禮物,是沈韞帶過來的,送給安夷的第一次見面禮。

是安夷最喜歡的兔子娃娃,她很喜歡,拿在手上左右擺弄著,可擺弄了許久,她突發奇想的拿了一把小刀,在兔子娃娃心口,一刀一刀,挖了個洞。

她要它的心。

點擊獲取下一章

11选5黑龙江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