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原來你是舍不得我

晉王當然并沒有喝高。他那種身份的人,從出生那天開始就被剝奪了恣意妄為的權利。

所以他做的每一件事,都必然有其緣由和目的。

這一點阮青枝知道,旁人當然也知道。

“所以,那些人不可能不多想。”回到惜芳園以后,夜寒冷靜地提醒道。

......
點擊獲取下一章

11选5黑龙江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