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情愫

“呃……”云愫被金元植的眼神燙得有點畏縮,一時間想說點什么來緩和氣氛,卻又不知該怎么開口,只得喏喏道,“那個,渙王肯定,懷疑。我,我們,怎么走,你,你怎么……”

金元植突然笑了,自兩人相識以來,云愫也不是沒見過他笑起來的樣子,只是這人總淡淡地扯下嘴角,根本不知道是真心和假意,和現在這個笑一點都不一樣。他笑得很開心,露出了潔白的牙齒,雙眸微微瞇起,閃爍著星星一樣的亮光。

“找到你了。”金元植低聲說。

“是啊。”云愫輕聲應著,“找到我了。”

她不抱希望地將春遇拆散,孤注一擲地賭金元植會來救她。

果然,他來了。

金元植翻了個身,聲音中透著出說不出的嘶啞:“先把衣服穿上吧,我來想辦法。”

“哦,哦,衣服。”云愫臉羞得通紅,手忙腳亂地穿起了衣服。

她覺得自己完了。

沒皮沒臉的事云愫沒少干過,可感覺如此羞澀的情況,是第一次。她在金元植面前總是忍不住地扭捏,又忍不住地想袒露出真正的自己,想和他說話,和他吃飯,和他一起做任何事都很開心。她知道自己完了,她娘說過,當你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就總想和他在一起。

可這樣現實嗎?

她身上還背負著給母親報仇的重任,就算,就算金元植愿意幫她一起做這件事,那他會永遠和她一起做任何事嗎?

她娘傷心了那么多年,傷心的不就是云章的不陪伴嗎?

云愫的動作隨著思緒慢慢進行著,金元植聽著身后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心中有種說不出浮躁。

“好了嗎?”

“哦,哦,好了。”

“我在渙王府外找到這個。”金元植從懷中掏出一顆石榴晶石,正是春遇的串珠,“沒想到是渙王,不過也在情理之中。”

云愫小心地接過這顆僅存的珠子,將其藏在了胸口。她娘留給她的春遇,那么多人想要得到的春遇,如今只剩這一顆小小的串珠了。

金元植看著她顫抖的手指,轉移話題道:“他要你去東籬嗎?”

“你怎么知道?”

“呃……”這回輪到金元植語噎,想了片刻道,“你上次說過,渙王想借東籬的勢力,而你是嘉和公主的女兒。”

云愫點點頭,從自己那些旖旎心思里跳出來,發愁地看了看窗外:“這里很難逃脫,四周連個能遮蔽的地方都沒有,只能等上路了再想辦法。我算著時間,明天或后天也該走了。”

“估計明天就回走,今晚這里除了岔子,夜長夢多,無論如何渙王不會再等了。”

“你一個人,可以嗎?”云愫不是沒見識過金元植的武功,但難免擔心。

金元植摸了摸云愫的頭發,道:“放心吧。”

兩人因著這一舉動又陷入了無言的對視當中,黑夜里暗暗的月光照著兩雙明亮的眸子。云愫受不住這份曖昧,咳了兩聲,將金元植也拉回了現實。

現在可不是什么談情說愛的好時候,兩人心中默契地產生了共識。

“睡吧。”金元植輕聲道,“其他都是明天的事了。我會躲在暗處守著你,時機到了,就帶你回去。”

“好。”

云愫緩緩躺下,金元植則跳下了去,坐在床邊闔上雙目養神。

一夜安睡。

點擊獲取下一章

11选5黑龙江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