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生而通透

聽上去像是在賭氣。

祁瑛深吸了一口氣,心里快要撐爆的情緒被他壓制住。

稍微發作一點,都足以讓他一把掐住她,送她到地獄里去。

全都壓住了,祁瑛才聽見自己說:“你跟靖王說了什么?”

果然,郭蓁蓁出現在這里并不是偶然,她是專程過來的。

沒了祁瑛壓在身邊,姜婉才半垂眼簾,松了口氣靠緊屏風:“臣妾只是勸王爺。”

“勸他?”祁瑛嗤笑,覺得眼前這個女人不僅可憎,而且可笑,“勸他什么?”

“勸他善待丞相。”姜婉沒想著要瞞祁瑛,也沒想過能瞞過祁瑛,“丞相生病了。”

祁瑛眼中的光幽深兩分,雖然沒有對視,但姜婉知道,這一瞬間,祁瑛一定是動了殺意了。

他沒有再說話,四周安靜得可怕,換作旁人,絕不可能這么淡定的說出這樣的話來,若是東曙一直監視著九仙,知道江莠的秘密,那么宋玉嬌這般暴露出來,只能證明她是個莽撞的蠢貨。

祁瑛有一萬種方法讓她悄無聲息的消失在深宮里。

也能找到一萬個出兵的借口,將東曙夷為平地。

不等他再深想,姜婉已經抬起了眼眸,輕飄飄的看了他一眼:“進京路上經過九仙,臣妾曾與丞相有過一面之緣。”

這便是姜婉的解釋。

東曙過邊關入盛京的路線她是知道的,和親公主途經九仙,江莠勢必接見過東曙隊伍,至于真正的宋玉嬌有沒有撩開轎簾看過江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她說見過。

“只一眼,你便斷定丞相生病了?你當朕是三歲小孩兒,任你糊弄是么?”祁瑛看著姜婉的眼睛,突然覺得這個鎮靜又嬌弱的東曙公主有點意思,說話做事總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卻又總能說出情理之中的辯解來。

“天下異士,數不勝數,世間奇聞,如過江之鯽,有些人生而為謀,有些人生而為醫,總有那么多難以解釋之事,臣妾羸弱多病,自以為有一雙生而通透的眼睛,恰好在丞相身上,看見了和臣妾一樣的氣息罷了。”姜婉的話說完,就這般望著祁瑛。

理直氣壯,脊梁挺拔。

似乎認準了祁瑛會相信自己,莫名其妙的自信,未曾聽過的解釋。

生而通透的眼睛么?

祁瑛勾起嘴角,除了彎曲的弧度,眼中未有絲毫溫度。

她是插翅難飛的鳥,他隨時可以要了她的性命,他倒要看看,這雙生而通透的眼睛,能看見丞相之病,那么能不能看見,她自己的命運,將會如何?

祁瑛伸出手,將姜婉方才掙扎時凌亂肩頭的頭發攏至肩后,至始至終,他都沒能逃離那雙眼睛。

他的動作很輕,卻半點溫柔也感受不到,反倒像是刀子架在肩頭,只有冷硬。

這個女人不怕他,祁瑛已經清楚的知道了,他微垂眼簾,突然拽住了她的手腕,往外面狠狠一甩,嚇得長忠三步并作兩步,下意識上前伸手服了姜婉一把。

祁瑛看向長忠,漠然開口:“今夜留敬妃侍寢,讓她好生準備著。”

點擊獲取下一章

11选5黑龙江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