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走向衰亡的征兆

雖然她十分懷疑他的目的不是來看她,單純就是來氣她的,可至少人到了。

南安沒拆穿他謊言,仔細捕捉他帶來的消息。

“你是說車禍的幕后真兇是傅霖山的大伯父,雖然被關進了老子,但沒幾天就被放了?”

“你一臉大驚小怪地做什么?”南鎮海詫異看她,說:“人家再怎么說,還是傅家人,就算做錯了事也到不了坐牢那一步。”

南安臉色陰沉了下來,怒道:“他們可是差點害死了我!”

南鎮海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連忙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讓他信傅,不過雖然他不會坐牢,但我聽說傅老爺子大怒,將他名下所有的財產全部沒收,還把他逐出了家門,說他傅恒沒有這個兒子。”

南鎮海語氣有些酸,“喊著金湯匙出生的富貴人,變得窮困潦倒比坐牢更痛苦。”

南安斂眉沒有接她的話,傅夫人和傅霖山都已經接連好幾天沒有出現是因為這個嗎?

南鎮海又絮絮叨叨說了很多有的沒的,大抵是讓她以后機靈點,別沒事呈英雄,當然他并不是出自關心,而是覺得像她現在沒死還好,要是死了,就沒人可以幫他從傅家撈好處了。

最后又矛盾地夸了她這招“置死地而后生”的法子做得妙!

南安極力克制了才沒讓自己破口大罵,她在心里一遍一遍地提醒自己,現在還不是徹底跟南鎮海鬧掰的時候,她還要調查媽媽死亡真相。

如此這般,她忍了南鎮海聒噪了整整兩個小時。

南鎮海走后,又過了半個月。

這半個月里,就傅夫人隔幾天來探望,至于傅霖山一次也沒再出現了。南安有滿腹的疑問,卻是不敢問傅夫人的,只能通過電視新聞試圖捕捉到一些蛛絲馬跡。

新聞里都在播報傅家大變,報道傅氏集團少了一顆毒瘤的同時還有暗搓搓笑話傅家,諾大家族,繼承人不是沒用,就是死了。

這是后繼無人,是走向衰亡的征兆。

南安知道傅霖山沒有死,思緒沒被新聞媒體帶著走,只是琢磨起傅霖山之前說的那句“你好好在醫院帶著養病,回頭我來接你”的話。

他該不會是想利用接她出院的時機,同時公布自己炸死的消息吧?

要真是這樣的話,那對這個男人,她真是無話可說了!

南安的身體終于在醫院昂貴的治療和時間里終于徹底痊愈,可以出院了。徹底消失多日的傅霖山在醫生說她可以出院的第二天一早就出現在了她的病房里。

此時,南安正在收拾東西準備出院。

她聽到門口有動靜,回頭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繼續忙自己的。

雙手插袋,依靠在門框上的傅霖山,視線隨著病房里無視自己的女人轉動,嘴角掛著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

半響,他抱怨般地道:“真沒意思?你就不能裝一次意外或者驚喜的樣子嗎?你的丈夫可是起死回生了!”

起死回生四個字,他咬字格外重。

南安也收拾的差不多,她置起身子,冷眼看他,諷刺道:“又不是第一次看你起死回生了,有什么好奇怪的。”

而且看他眼底跳動的亮光,哪里像有無趣,分明在醞釀著什么風暴。

點擊獲取下一章

11选5黑龙江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