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當面表白

陳教授端著保溫杯進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環視教室里的同學,“今天的出勤率應該沒問題,我就不點名了。”

許深深微微皺眉,在筆記本上快速寫下一行字:蘇睿玨,你還不打算走嗎?

蘇睿玨瞥了一眼筆記本,拿起筆給許深深回信:不走!

他倒要聽聽,這位陳教授到底有多厲害,居然讓他這么辛苦地來占座。

許深深抿了抿唇,她已經感受到周圍同學們的異樣眼光,他們都在議論她和蘇睿玨了。

這一堂課聽得許深深云里霧里,一下課,她便將蘇睿玨拉到了教室外面,“蘇睿玨,你來這里上課,學校老師同意你請假了嗎?”

“你這么一說,我還真忘了請假了,要不,你替我打電話給我們班主任,幫我請個假。”

蘇睿玨吊兒郎當地笑著,拿出手機,遞到許深深面前。

許深深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看看手機,又看看蘇睿玨,沒辦法,只好接過手機,幫他打電話請假。

“恩恩,陳老師,我是蘇睿玨的姐姐,蘇睿玨今天生病了,所以請假一天……給老師添麻煩了,不好意思。”

掛了電話,許深深發現蘇睿玨正似笑非笑地審視她,看得人毛骨悚然。

“手機拿好,下次你再這樣無故曠課,我就直接告訴你爸爸,不會再幫你兜著了。”許深深嚴肅地說著,可她每次都打臉,說好了不幫蘇睿玨,可每次都幫蘇睿玨“擦屁股”。

“你占我便宜啊,許深深。”蘇睿玨戲謔地說著,攔住了許深深。

許深深皺眉,不解。

“你什么時候成我姐姐了?”

許深深轉身,打算從另一側走,不想同蘇睿玨說這些無聊的話。

可蘇睿玨偏偏不讓她離開,雙臂一撐,將許深深圈在了他與墻壁之間。

“蘇睿玨,你……”許深深抬頭,猛然對上了蘇睿玨隱含笑意的眼眸。

“我什么呀?”

許深深心里咯噔了一下,莫名地緊張,小心臟“撲通撲通”跳得飛快,她怎么可以讓一個小屁孩給唬住呢?

“馬上上課了。”許深深提醒蘇睿玨。

“我知道。”蘇睿玨勾了勾唇角,故意壓低了聲音,“這樣就沒人來打擾我們了。”

許深深沒有聽清蘇睿玨后面的那半句話,她急得手心冒汗,后背緊貼著墻壁。

“那個,許深深,我有事情找你。”

一個男生突然出現,眉頭緊鎖,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蘇睿玨不爽地瞪了一眼他,不情不愿地放許深深離開。

許深深心慌意亂地跑到同學面前,尷尬地扯了扯嘴角,卻怎么也笑不出來,“陳現,你找我?”

“恩。”陳現點頭,瞥了一眼蘇睿玨,拉住許深深的手,走到了一旁,小聲問道,“他是誰?你知不知道,班里好多同學都在議論你們倆。”

“他是我弟弟。”

“你騙人。”

“你們倆聊什么呢,需要背著我說。”蘇睿玨故意湊到前面,拉住許深深的手,將她拉到自己跟前。

陳現看他倆如此親密,兀得又蹙緊了眉頭,“深深,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

蘇睿玨眼睛尖,瞄到了陳現口袋里的一封信,他眼疾手快,搶到了那封信。

“深深愛你。”蘇睿玨將封面上的四個字念了出來。

“喂,你干什么,那是我的東西,還給我!”

許深深頓時尷尬,拉了拉蘇睿玨的衣服,示意他趕緊還給陳現。

“你傻呀,許深深,這家伙想泡你,這是寫給你的情書!”蘇睿玨低頭嫌棄地看了一眼許深深,這個女人,也太笨了吧,這樣很容易被騙的。

陳現惱羞成怒,和蘇睿玨拉扯起來,無奈沒有蘇睿玨高,好半天都沒辦法拿回情書。

許深深也是腦子懵了,臉頰通紅,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上課鈴聲響了。

陳現終于搶回自己的情書,低著頭快速說道:“深深,下課后我們談一談,我先去上課了。”

蘇睿玨看著陳現倉皇而逃的背影,勾起了唇角,他笑著看向許深深,一把勾住她的脖子,湊在她耳邊輕聲說道:“去上課吧,你們陳教授的課,真無聊,還沒上你……的課,有意思呢。”

“啊?”許深深困惑地抬頭。

蘇睿玨看著許深深呆呆的樣子,笑得更開心了,“我告訴你,剛才那個男生,一看就不靠譜,給我拒絕他,知道了沒有?”

“啊?”

說完,蘇睿玨轉身走了,只留下發愣的許深深在那兒。

點擊獲取下一章

11选5黑龙江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