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這個吻,保密

晚上去給蘇睿玨補習,許深深站在蘇睿玨房間門口,遲疑了好半天才敲門。

“你怎么才來?”蘇睿玨倚在門框上,身穿淺灰色居家服的他整個人看起來很慵懶,“我吩咐你的事情,做好了沒有?”

許深深側著身,小心翼翼地從蘇睿玨身邊閃進屋,“拒絕了。”

“很聽話嗎。”蘇睿玨高興地摟住了許深深的脖子。

許深深難受地推開他,她又不是寵物,天天被他這么“鎖喉”很不舒服的。

“好不容易有個追你的人,又給拒絕了,很舍不得吧?”蘇睿玨的嘴角不自覺上揚著,轉身提了一大堆的購物袋出來,“這些東西你拿去,我今天陪朋友逛商場,不小心買多一點,就當做是你失戀的慰問吧。”

蘇睿玨找的理由實在冠冕堂皇,可是,又讓人不好反駁。

他其實是在教室里聽到其他學生議論許深深,說她穿衣服土,窮酸樣,他一聽就來氣,從大學出來,就直接奔商場了。

許深深驚訝得瞪大了眼睛,搖頭拒絕,“無功不受祿,這些衣服,你還是拿去退了吧。再說,我也不是因為聽你的話才拒絕他的。”

“誰跟你說是你有功勞我獎勵給你的了,我不是說了嗎,你每天穿這兩天衣服,我看著煩,所以隨便買了幾件衣服給你,讓你穿好看一點,這樣我補習的心情也好一點,聽懂了沒有?”

蘇睿玨莫名地來氣,誰說是他想要她拒絕那個男生了,她被哪個男人騙,他才不關心呢。

許深深糾結地蹙起眉頭,還是沒有答應。

“那你拿去丟垃圾桶吧。”

蘇睿玨氣得背對著許深深,翻看書本,假裝看書,“今天我心情不好,不想學,你走吧!”

“你白天還說讓我一定要來教你詩歌鑒賞的,怎么……”

“看你穿這么土,我心情不好,不可以嗎?你聽不懂人話是不是,我……”蘇睿玨氣得轉身,突然發現父親就站在門口。

蘇季嚴又是失望,又是氣憤,隨手抄起旁邊的棒球棍就要打蘇睿玨。

“蘇叔叔,蘇叔叔,您誤會蘇睿玨了,他在和我開玩笑呢,蘇睿玨最近表現很乖,進步很大。”許深深連忙抱住了蘇季嚴的手臂,攔著他。

蘇睿玨眉宇微凌,盯著許深深抱著他父親的手臂,心底的火氣一下子竄了上來。

蘇季嚴已經接到學校老師的通知,蘇睿玨一天都沒去學校!

“臭小子,看我不打死你,我蘇季嚴怎么會有你這么一個兒子!”

許深深哪里攔得住蘇季嚴,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蘇睿玨挨打。

“你別以為我蘇季嚴就你一個兒子,我就會把公司交給你,你再這么紈绔無能,我還可以再生一個兒子。”

蘇季嚴丟掉棒球棍,決絕地離開了。

許深深看到蘇睿玨的眸光閃動了一下,他肯定是傷心的,他如此愛他的父親,一直想要得到父親的認可。

“蘇睿玨,對不起,都是因為我讓你幫我占座……”

“跟你沒關系!”

蘇睿玨冷冷地說著,想爬起來,傷口痛得他倒吸了一口冷氣。

“你小心。”許深深上前扶起蘇睿玨。

“你滾開!”蘇睿玨皺眉,推開許深深。

蘇睿玨低眸看著許深深,他不覺得自己被打和許深深有什么關系,反正蘇季嚴看他這個兒子早就不順眼了,只不過是借勢揍他一頓罷了。

“你坐好,我去找藥箱。”

許深深找來藥箱,發現蘇睿玨安安靜靜地坐在那里,臉上是淡淡的神色,垂著眼瞼,盡顯落寞,這讓她想起了自己的弟弟,無端地生出了幾分憐愛之情。

她卷起蘇睿玨的衣袖,看著他手臂上的傷痕,忍不住蹙眉,“要是痛的話,你要說出來,心里難受的話,也可以說出來,甚至可以哭出來,我保證,我一定會保密的。”

蘇睿玨低眸看著許深深,突然握住了她的手,“今天的事情,你保證會保密?”

許深深認真地點頭,“我保證。”

“好,你說的……”

話音未落,蘇睿玨突然扣住了許深深的后腦勺,深深地吻住了她。

點擊獲取下一章

11选5黑龙江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