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夢新文《九世鳳命》來啦!

是的你沒看錯!你的最蠢的小伙伴俺,時隔半年終于又回來啦!

這次的新文是一個——呃,看似很正經其實又很沙雕的故事,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幸運了八輩子的女神仙忽然變得很倒霉……

話不多說上簡介啦!

******

阮青枝是到凡間來歷劫的。

說來慚愧,她這個劫實在毫無挑戰,只需要順風順水執掌九世鳳印,就可以重回瑤臺繼續逍遙做神仙。

前面八世都毫無波瀾,誰知偏偏在這第九世,一切都亂了套。

有人搶走了她的運,有人想留下她的命,還有個命格詭譎的臭男人死死地抓著她的心,要死要活不放手……

老娘只想活著回家,求放過呀喂!

——————

阮青枝:老娘下凡歷劫,九世恩怨皆是云煙。散了吧!

某人:九世云煙烘托出了一個我,你竟看不上?

******

下面為了湊字數,發個第一章。

1.第九次落水

“落水,又是落水!能不能換點兒新鮮的啊?”

傍晚,庭院深深的相府內宅之中,傳出了一聲有氣無力的怒罵。

聽到罵聲的小丫鬟踉蹌著奔進來,撲到床沿上便開始哭:“小姐,小姐你醒了!嚇死伴月了嗚嗚嗚……”

床上躺著的女孩子十三四歲年紀,膚色異常蒼白,整張臉腫得不成樣子,只一雙眼睛黑如點漆,亮得過分。

落水的滋味一如既往地難受,耳邊的哭聲也實在擾人,她卻并未表現出痛苦的樣子,連眉頭都沒有皺一皺。

畢竟這都是第九次了,套路已經很習慣。

她的記憶不全,只知道自己到凡間歷劫,要執掌九世鳳印才能順利歸位,卻并不怎么記得前面八世都是如何過來的。

她只關心當下。

今世這具身體的原主,叫阮青枝,南齊王朝丞相府大小姐,天資魯鈍,在府中并不受寵。

與她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她的孿生妹妹阮碧筠:容色傾城、聰慧絕倫,人稱南齊王朝的一顆明珠,被當朝太后特許可以隨時進宮陪伴……

咦?!

阮青枝驚嘆了一下。

這一世竟不是一出場就備受矚目,反而被一個孿生妹妹搶了風頭?

這似乎是個新鮮的設定。司命神君終于意識到他的職業需要有一點創意了嗎?

正感嘆間,床沿上的小丫鬟忽然抬起頭來,一雙兔子似的紅眼睛眨呀眨呀看著她:“小姐,你醒了,咱們該報仇了吧?”

阮青枝一呆。

小丫鬟立刻就急了:“你不是又要賴賬吧?先前你對我發過誓的!你說過只要二小姐再害你一次,你立刻就告訴那位公子,弄死她!”

阮青枝忍不住又把“自己的”記憶重新調取了一遍。

她仿佛確實說過這樣的話,但是……

伴月一看她的神情,就明白了:“你又不忍心!你又要說畢竟是一母同胞的親姐妹!可是小姐,你記不記得你都在她手里死過多少次了?再說那位公子許諾幫你的時限也快到了,有權不使過期作廢啊喂!”

阮青枝嘆口氣,學著原主那樣柔弱木訥的語氣說道:“伴月,當初我救那位公子,并不是為了圖報。”

伴月聞言立刻皺起了臉:“可是……”

沒等她的“可是”說完,阮青枝忽然將眼睛一瞇,露出一個奸詐的笑:“丫頭啊,你家老祖宗有沒有教過你,自己的仇要自己報?”

伴月聞言噌地跳了起來:“你肯報仇了?這么說真是二小姐推你下水的?”

阮青枝這才意識到自己被小丫頭詐了一句。

大意了啊。

她嘆口氣,瑟瑟縮肩:“我現在否認還來得及嗎?”

伴月一甩手,轉身便要出門:“你還要否認?我看指望你自己報仇是沒戲了,還得去求那位公子!”

這時房門咔地一響,一道威嚴的女聲傳了進來:“去求哪位公子?”

阮青枝從記憶中搜索出這個聲音,慢慢地扶枕坐了起來:“母親。”

儀態雍容的相府女主人金氏走進來,好看的杏眼向伴月一挑,后者便慢吞吞地跪了下去。

金氏站在床邊看著阮青枝,眼中掩不住厭惡:“這副鬼樣子,還想去見什么公子?還嫌鬧的笑話不夠多?筠兒的臉都被你給丟盡了!”

阮青枝愣了一下,狐疑地打量著金氏,像在看一個怪物。

金氏對上她的目光,莫名地覺得心里一寒,立時抬腳踹在了伴月的肩上:“你主子干的事,大半都是你挑唆的!相府怎么會有你們這么一對兒下賤無恥的東西!”

伴月被踹得向后滾倒,忙又翻身重新跪好,咬牙道:“夫人,大小姐昨晚在湖里泡了半夜,差點兒人就沒了!”

“你還有臉說!”金氏又是一腳踹了過去:“要不是這個喪門星自己跑到湖邊去勾三搭四,她能落水?筠兒要不是為了去救她,能被她帶累著跌下湖去?昨晚筠兒回來就發起了燒,這會兒額頭還燙呢!你這賤蹄子倒敢來我面前說嘴了!我問你:昨晚她們出事的時候,你在哪兒?該不會又是去替這個喪門星傳遞什么信物去了吧……”

阮青枝始終沒能在腦海中拼出昨晚的完整記憶,干脆放棄,看著金氏冷笑起來:“母親,您與相府有何深仇大恨?”

******

好啦親愛的,蠢夢以多年坑品保證這是一個有意思的故事,來看一眼好不好呀!

點擊獲取下一章

11选5黑龙江省